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 水 中 的 小 鱼

-------------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飒飒松上雨,潺潺石中流。 静言深溪里,长啸高山头。 本博客没有标注转载的,均为原创

网易考拉推荐

伐 谋(读书心得)  

2010-04-29 16:00:1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孙子兵法.谋攻篇》:“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;攻城之法为不得已。”

上兵伐谋不仅仅是在战场上,在商战中更现实出商家的智谋,看《大宅门》景琦学进货这一段,非常佩服涂二爷和许先生在不动声色中操控了市场价格的谋略。

来到药材市场先放出风来,需要大批的上等黄连,不论价格只要质量好就大批收购,让那些闻风而动的批发商们,使尽浑身的解数,在短短三天之内调集来了大量的上等黄连,人为财死,竞争是激烈的,只要有买家,只要有利润,哪个商人不是见缝插针?

就在大家都准备奋力大量的黄连的时候,景琦他们三人吃喝玩乐为家里人准备礼物,玩得要多开心有多开心……看到这里,我也很纳闷,买药材价格上能有什么好戏?

虽然景琦这时还不太清楚涂二爷和许先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他天生的聪明劲,也不会让他把这场戏演砸了。

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好戏开演了:前一百斤黄连的价格是“瑞记”老板定的价格,这后一千斤的价格却是涂二爷他们定的价,真是天隔地呢!怨不得涂二爷说这后一千斤的黄连要把前边的钱都找回来呢!什么叫庄家?今天我算是领教了。操控市场是什么感觉了?也算是略知一二了。

那些买了黄连的商人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!景琦:"我明白了,越大宗的进货,越先开高价儿先放风,叫他们以为有利可图,等货上足了,返回头来再买,货到地头儿死,亏着本儿他也得卖!"“三年之内黄连的价格上不去”。

看来这做买卖真可比战场上有硝烟的战争残酷多了。做什么事不动脑子都做不好啊!

忽然在想:如果在景琦他们还没有来买黄连之前,“瑞记”的老板趁着大家都在高价收购黄连的时候,把手里囤积的黄连全部抛出,那又会是什么感觉?“杨百万”不是说过:当卖茶鸡蛋的都知道哪只股票能涨的时候,你还买股票,就是最大的傻子吗?

棋逢对手将遇良才,很多武打小说中不都有什么“孤独求败”,能和真正的高手过过招,那也是受益匪浅的,虽然代价惨重,但吃一堑长一智,不经一事怎么可能长一智呢?

今天发生了很多值得记住的事情。

附:


     景琦骑着一匹快马兴奋地打马飞奔,跑了一段路,他忽然勒马慢慢停住,调转马头,皱起眉头。
  涂二爷、许先生坐在一辆马车上小跑着追来。二人还得可着嗓子提醒景琦:"七少爷慢点儿,跟我们一块儿走!""溜神别摔着。"……
  "你们太慢了!"景琦在远处大喊道。
  许先生:"涂爷,您瞧见没有,咱们可有点儿管不住。"
  景琦等得不耐烦,骑马又跑回到车前跟着走:"你们这么走,几时才能到?"
  涂二爷道:"放心吧少爷,咱们白家的人不到,药材市场就不能开市!"
  景琦:"为什么?"
  涂二爷:"药材市场的价儿,都得跟着咱们百草厅走,咱们是头顶头的大户!"
  景琦一愣:"哈哈!还有这事儿!有这么威风吗?驾!"说罢猛抽坐下马,飞奔而去。
  安国药王庙。
  药王庙里里外外都是人,张望着等候涂二爷等人到来。
  涂二爷、许先生带景琦走来,不少熟人向他们打招呼。庙门口人们忙让出一条路,涂二爷走到庙前忙靠边儿回身让景琦先行,一面伸出了手:"少东家请。"
  景琦有点儿慌了,忙也往边儿上靠,用手推让,叫二人先行。涂二爷脑瓜子飞快,猛然大步前行进了庙门,站在台阶上高声道:"京城百草厅白家老号少东家到!"
  全场立即肃静下来,都往门外看。
  许先生又一伸手:"少东家请!"景琦无法再谦让,忙振作精神,硬着头皮走进庙门。两旁的人们一阵议论声。
  众人簇拥着景琦进入药王庙大殿后,大管事的忙拱手:"请少东家上香!"
  景琦不知所措望着涂二爷,涂二爷忙走到桌前拿起一柱香在蜡烛上点燃,交到景琦手中。景价上香后退到垫子后跪拜。
  "跪--!"随大管事一声高喊,呼哩呼隆,院里的人全都跪下了。
  景琦三叩首后,大管事高喊:"起!"
  景琦起立转过身,大管事走出殿门高喊:"京城百草厅白家老号东家已到,安国药市开市大吉,各东家伙计务必严守市规,开市!"
  景琦惊奇地望着。
  安国药市。
  一眼望不到头的各式棚铺。
  景琦、涂二爷、许先生沿街走来,不远处后面跟着许多打探虚实的人。沿街的各铺伙计不时吆喝着招呼着,向他们兜揽生意。
  三人在一大棚前刚停下,掌柜甲忙迎了出来:"里边请!"
  涂二爷点点头,从箩中抓起把黄连看了看,顺手递给景琦:"少东家看看行么?"
  景琦一愣,只好接过,看了一会儿不敢说话,又抬头看徐二爷。
  涂二爷却又问:"怎么样少东家?"
  景琦仍不敢说,微微点着头,心里说着,好你个涂二爷,这不故意为难我吗?……刚要发泄几句,见涂二爷又抄起一把黄连看。
  涂二爷:"这是上等的好黄连。"
  掌柜甲:"涂先生圣明。"
  涂二爷:"你有多少?"
  掌柜甲:"二百斤还不够么?"
  涂二爷:"哈!二百斤不够垫底儿的。"
  掌柜甲:"您要多少?我立马儿进货。"
  涂二爷:"回头再说,少东家,前边儿看看。"三人走去。
  后面跟着的一帮人,呼拉一下子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地问:"他们要什么?"
  掌柜甲不耐烦地:"诸位别围在这儿,我哪儿知道他要什么,散散!"
  一高个儿:"他要黄连,我听见了。"
  一胖子:"要黄连?"
  一中年人:"他给什么价儿?"
  掌柜甲:"散散!散散,别这儿围着。"
  瑞记招牌下,涂二爷等人在看筐中的黄连。
  掌柜乙:"您要找着比我这儿还好的黄连,您要多少我白送,分文不取。"
  涂二爷看了看手中的黄连,然后伸到景琦面前:"少东家看看怎么样?"
  景琦急了,低声埋怨:"别再挤兑我了行不行?"
  许先生忙搭话:"这是上好的川东黄连,您看多肥,全都抱着,这种黄是纯姜黄,没加过色,是真正的鸡爪连。"景琦仔细看着,不住点头。
  涂二爷问道:"有多少?"
  掌柜乙:"您要多少有多少。"
  涂二爷:"什么价儿?"
  掌柜的拨了一下算盘子儿,涂二爷看了看一笑,重拨了一个子儿。
  景琦充满好奇地看着。
  掌柜乙:"您这是开我的玩笑!"
  涂二爷:"谁跟你开玩笑,这是我们少东家的价儿,是不是少东家?"
  景琦糊里糊涂地:"没错儿,是我定的价儿,涂二爷,咱们往那边看看。"
  景琦仰着脸儿先走了,涂、许忙跟上。追出几步的掌柜乙高喊:"我不拦着您,随您上哪儿去看,我不怕您走遍安国,您呐,还得回我这儿来!"
  景琦等人边走边小声嘀咕。涂二爷道:"货色、价钱都合适。"
  景琦:"那为什么不买?"
  许先生:"少东家您留点儿神瞧着,这学问就来了。"
  景琦:"什么学问?"
  许先生:"不能说,您自己悟!"
  景琦:"不说也行,可别再挤兑我!干什么呀这是?老把我往前抬,好些事儿我还没闹明白呢,今儿在庙里就弄我个措手不及!"
  涂二爷:"您是少东家,我们哥儿俩得捧着您。"
  景琦:"行了,饶了我吧,再这样我可真急了。"
  涂二爷和许先生都笑了。
  又一个药棚前,涂二爷抓起一把黄连:"这种货色也敢往这儿摆?"
  掌柜丙:"便宜呀,三位爷,只要您买,我情愿再杀个价儿!"
  涂二爷:"好货价儿再高我也要,百草厅用药向来不惜工本,货不好白给我也不要,拿回去没地儿搁。"
  掌柜丙:"得,算我白说,您瞧瞧别的。"
  涂二爷:"告诉你,我今年的大宗进货就是黄连。货好,一千斤都不多!"
  掌柜丙:"行,我立马儿进货!"
  三人走到路口停住了。涂二爷问:"许先生,怎么着?"
  许先生:"还是回'瑞记',给他个好价钱!"
  涂二爷:"你说呢,少东家?"
  景琦:"闹不明白,次的不要,好的也不要,价儿合适的也不要,想干什么?"
  涂二爷:"来吧少爷,先给他们点儿甜头儿,回'瑞记'!"三人走去。
  掌柜乙:"我说什么来着?三位爷还得回我这儿来吧!"
  涂二爷抓起一把黄连:"黄连一百斤,全得是这个货色!"
  景琦又糊涂了:"才一百斤?"许先生忙捅了一下景琦,景琦不说话了。
  掌柜乙:"就要这么点儿?"
  涂二爷:"我还要别的呢!"
  掌柜动:"价钱呢?"
  涂二爷:"就按你开的价儿,这回不开玩笑。"
  掌柜乙:"现银?"
  涂二爷:"现银!"
  掌柜乙:"痛快!好咧,黄连一百斤!"
  伙计站到棚外高叫:"黄连一百斤--京城百草厅白家老号四临各棚的人都跑出来站在街上向这边望。
  街上小吃摊。
  三碗打卤面,中间一小碟口条,一小碟肚丝摆桌上,三人边吃边聊。
  涂二爷:"吃这饭可委屈少爷啦!"
  景琦:"干吗吃这么苦?那边儿有好馆子!"
  许先生:"出差在外,从来都是这样,不能给东家糟蹋银子。"
  景琦:"我这儿有!"
  涂二爷:"省着点儿吧少爷,您那银子最好给二爷二奶奶买点儿什么,出来一趟不容易,表表孝心。"
  许先生:"那么多兄弟姐妹,多多少少买点儿回去,大伙儿都高兴不是。"
  涂二爷:"咱们是办事来了,不是享福来了。吃得下去吗?"
  是传:"挺好!比在家里吃着香。含着折腾了半天儿,就买了一百斤黄连,照单子上这得买到什么时候?"
  涂二爷:"别着急少爷,下半天儿就好办了。"
  沿街各棚。
  涂二爷与掌柜甲算账。
  伙计站棚外高喊:"柴胡二百斤,京城百草厅白家老号--"
  许先生与掌柜丙看货。
  伙计站棚外高喊:"益母单一百五十斤,京城百草厅白家老号--"
  涂二爷付银票给掌柜丁。
  伙计站棚外高喊:"茵陈三百斤,京城百草厅白家老号--"
  棚外围了不少人,景琦走出大棚,立刻被人们围住。
  众人七嘴八舌:"少东家到敝号去看看!""我们那儿有宁夏上好的枸杞子,您不看看?!""少东家请关照一下我们小店!"
  景琦潇洒地挥了挥手:"别急别急,我一家儿一家儿地看啊!"
  客栈客房。夜。
  一个大通铺,涂二爷和许先生在灯下打着算盘,对着单子结账。
  景琦:"这一天就差不多了,可这黄连还差着一千斤呐!"
  徐二爷:"少东家,这所有的银子,我都得拿黄连找回来!"
  景琦:"怎么找回来?"
  涂二爷:"少爷您先歇着吧,从明儿起,咱们先玩儿他三天,再买不迟!"
  景琦:"啊?还有工夫玩儿?"
  涂二爷:"工夫就是银子,踏踏实实睡一觉,养足了精神玩儿!"
  许先生吹灭了灯。景琦钻进了被窝儿,两眼睁得大大地睡不着,白天经历的一切,一幕幕又都浮现出来……
  接连三天,涂二爷和许先生带着景琦"逛大集"。在小吃摊上吃"驴打滚儿"、"丸子汤"……吃饱了喝足了,又去大棚里彻壶酽茶,嗑着瓜子儿听大鼓书。景琦没忘涂二爷和许先生的嘱咐,逛一路,买一路,什么花布、帽子、端砚、笔筒……买了一堆,准备回去孝敬家里的人们。
  客栈客房。晚上。
  景琦正一份儿份儿收拾买来的东西,摆了一大片。涂二爷问:"少爷都买齐了吧?"
  景琦:"齐了!银子也花光了,一个大子儿没剩!"
  许先生:"痛快!回到家里皆大欢喜!"
  景琦:"明儿干什么?"
  涂二爷钻进被窝儿:"歇了三天了,明儿少爷瞧好吧!"
  景琦:"明儿怎么了?"
  许先生:"管保比看戏还热闹!睡觉!"涂二爷吹灭了灯。
  安国药市。早上。
  景琦、涂二爷、许先生缓缓走来,两旁店铺的伙计纷纷跑出大叫大嚷:"涂爷,进来看看,上好的黄连!""少东家,看看吧,真正的鸡爪连。""三位爷不是要黄连吗?刚进的货!"……
  景琦边走边惊讶地左右看着,耳边一片"黄连"的叫卖声。但涂二爷和许先生只是客气地向两旁点头,径直向前走着不停步。
  景琦:"怎么了这是?一下子冒出这么多黄连?"
  涂二爷笑了:"我叫他们哑巴吃黄连!"
  许先生:"嘿嘿!有苦说不出啊!"
  在瑞记招牌下,掌柜乙忙迎出,涂二爷又抓起一把黄连。
  掌柜乙:"您还想要点儿什么?"
  涂二爷:"黄连!"
  掌柜乙:"好咧!黄连……"
  涂二爷:"别急别急,什么价儿?"
  掌柜乙:"老价儿,您买过一回了!"
  "不行!这回得我开价儿!"说着,涂二爷拿过算盘扒拉个数。掌柜乙一看愣了:"别介,您又开玩笑来了。"
  景琦若有所悟地望着。
  涂二爷:"掌柜的,看见没有,满街都是黄连,哪家也不比你的差!"
  掌柜乙:"您是行家,我瞒不了您,可这个价儿实在不行!"
  景琦全明白了,忙插了嘴:"不行就算了,上那边儿看看!"
  掌柜乙:"别介,少东家,好商量啊!"
  涂二爷:"我们少东家发话了,没什么商量!说句实在话,买你的黄连我这是帮你一把,瞧这阵势了没有?三年之内,黄连的价儿是上不去啦!"
  掌柜乙点点头:"没错儿!今年是怎么了?三天的工夫,这黄连成了灾了,您多少再让点儿!"
  涂二爷:"一点儿不让。信不信,我到别的家儿比你还能低!"
  掌柜乙:"我信,您要多少?"
  徐二爷:"一千斤!"
  掌柜乙:"我可连本儿都捞不回来?!"
  涂二爷:"比烂在家里长虫子强!"
  掌柜乙:"我哭都哭不出来喽!得咧,黄连一千斤!"
  伙计站在棚外大叫:"黄连一千斤--京城百草厅……"
  掌柜乙怒吼:"行了行了!嚎什么你!"
  伙计忙回头,吓了一跳。
  掌柜乙:"这买卖做的丢人不丢人呐!"
  街上小吃摊儿。中午。
  三碗打卤面、两碟小菜,三人吃着饭大笑。
  景琦:"我明白了,越大宗的进货,越先开高价儿先放风,叫他们以为有利可图,等货上足了,返回头来再买,货到地头儿死,亏着本儿他也得卖!"
  涂二爷:"这一宗就省了一半儿的银子,还叫他没话说,他想在黄连上吃大户,闹了个哑巴吃黄连!"
  景琦:"这比听戏还过瘾!"
  许先生:"少爷全明白了。等会儿找鲁记镖行挂个号,把货起运,咱们明儿出关,打道营口,奔参茸行!"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